当前位置: 柳州桂风网首页 > 生活驿站 > 正文

邪教残害青少年罪恶滔天

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 时间:2022年05月13日 10:03

伟大的革命先驱李大钊曾经说过:“青年者,人生之王,人生之春,人生之华也。”青年充满着朝气、活力四射,散发着生命力,散发着精气神,熠熠生辉,人生风帆也在这时启航。而邪教组织千方百计、不择手段地通过各种手段拉拢、诱骗和毒害青少年,如果青少年不具备足够的抵御能力,很容易上当受骗,成为邪教的牺牲品。

“法轮功”将魔爪伸向青少年,致青少年学业荒废,走火入魔

青少年由于社会阅历不多,单纯、天真,对各种谎言、陷阱缺乏“免疫力”,很容易受蛊惑、被欺骗。

“法轮功”邪教主李洪志说:“一切都安排好了。为什么还要教育?”(《欧洲法会讲法》)李洪志根本目的就是要摧毁青少年的世界观,让其不学无术走入邪路,忽悠尽可能多的青少年加入“法轮功”,成为“法轮功”弟子,变为李洪志歪理邪说的忠实信徒。

李洪志还宣称:“看‘法轮功’书籍,可开天目,看到书的‘法轮’是转的。”欺骗青少年学生“修炼”可“上天入地变神仙”,能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,只要在考试中默念“法轮大法好,真善忍好”就能取得好成绩,炒作“高考神迹”蛊惑人心,致使许多青少年学子荒废学业,修炼学法,走向害己害人的不归路。

杜迎新是山东省茌平县一中97级的学生,高中前两年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然而,高二下学期,杜迎新迷上了“法轮功”,学习成绩从此一落千丈。老师苦苦地规劝杜迎新,说努力学习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,应该对自己的将来负责,不应该被‘法轮功’断送了前程。后来老师给她安排了一个很好的位子,让周围的同学帮助她。可杜迎新太痴迷‘法轮功’了,完全被李洪志那套歪理邪说所迷惑,对于老师和同学们的忠告一点也听不进去。一年后杜迎新参加高考,结果名落孙山。(中央电视台《“老师,我想上大学!”——一位“法轮功”练习者转化后的呼唤》2001年06月15日)

山东省蚌埠市固镇县湖沟镇的青年黄卫,入伍2年后由于表现突出,转为志愿兵。风华正茂的他,可以说是生活幸福前程似锦。可是好景不长,黄卫开始接触上了“法轮功”,部队在极力教育挽救无果的情况下将其开除军籍。在“法轮功”的毒害和精神控制下,他越走越远,忘记了父母几十年的养育之恩,忘记了与妻子相濡以沫的幸福生活以及大好前程,并与深爱自己的妻子离了婚。渐渐地黄卫精神上时常出现虚幻,并断然离家出走,从此与家人彻底失去联系。老父亲经过寻找发现正在垃圾堆里找吃的“疯子”就是他的儿子。后经医院诊断,黄卫因长期受“法轮功”精神毒害已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。(凯风网《有志青年梦断“李大师”》2015年12月07日)

年仅28岁的男子小朱,本是青春奋斗正当时的年纪, 人生之路充满着无限种可能, 他却偏偏走上了一条“邪”路 。2020年4月的一天,小朱在非法上网翻墙软件里看到了境外“法轮功”邪教网站,涉世未深的他受到网页上内容的蛊惑,渐渐沉迷其中,无法自拔,后来竟鬼使神差地跟着练起了“法轮功”。2020年8月24日凌晨2点,小朱外出张贴“法轮功”邪教巨大海报,被公安机关抓捕归案。(中国反邪教网《一90后男生“翻墙”浏览“法轮功”网站后沉迷其中,传播邪教宣传品被抓!》2021年12月22日 )

“全能神”邪教荼毒青少年的灵魂,导致失去美好前程

“全能神”邪教鼓吹“世界末日”,侵蚀青年灵魂,声称读书无用,把一切都奉献给“神”,让年青的信徒失去生活方向,放弃理想追求,错过学业、梦想、前途和人生的象牙塔,犯下滔天罪行。

2020年央视《等着我》栏目报道了国内一所重点大学女学生在“全能神”邪教的蛊惑下,在临近毕业前辍学加入“全能神”组织,结果被控制失去人身自由,直到三年后才被警方解救出来。

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极力打击青年学子求学上进的信心,为的就是让有志青年颓废、堕落,最后归到“神”的门下,变成为“神”“作工”的工具。《话在肉身显现》里就有这样的“说话”:“曾有人想探索天上的星辰有多大,天上的空间有多少,但不曾有人对此有研究成果,只是垂头丧气,以失败告终。”这种背离科学探索精神的谎言,再加上邪教惯用的“末世论”邪说,使无数富有理想的青年学子抛弃学业走上“神”路,成为可悲的牺牲品。

江媚的老家是广东省高州市泗水镇,上高三时,被骗加入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,开始旷课去参加“全能神”邪教聚会。在“吃喝神话”过程中,越来越觉得读书无用,竟产生出放弃高考的念头。后来,在父母劝说下勉强参加了高考,虽然达到了录取分数线,却因为抵挡不住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蛊惑,最终还是放弃上大学的机会,与家人断绝联系,为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“作工”。醒悟之后,江媚痛心地说:“‘全能神’不仅毁了我的大学梦,更毁了我的一生。”(中国反邪教网《“经受熬炼”是“全能神”强加给信徒的噩梦》2021年08月20日)

据中国反邪教网登载的《韩媒揭批“全能神”信徒来韩务农真相》一文可看出,“全能神”在韩信徒大多是二三十岁的国内年轻人,他们聚居在“全能神”购买的所谓“青少年修炼院”,过着隐遁生活。这些二三十岁的“全能神”信徒,在中国本是平凡的公司职员、幼儿园老师、大学毕业生、家庭主妇……他们远赴韩国是在邪教主的差遣下干农活辛苦劳作。

据澎湃新闻网报道,2018年8月,“全能神”邪教在安徽省蚌埠市两处居民住宅楼里,设立青少年培训点,培训经过“全能神”上级组织选出来的青少年信徒,向他们传授“全能神”邪教知识和用来制作“全能神”宣传视频的电脑知识。其中,一处专门培训女性青少年“全能神”信徒,另一处专门培训男性青少年“全能神”信徒,他们中最小的年仅14岁。在培训期间,青少年信徒不但要被灌输“全能神”邪教知识,还要被限制人身自由,不得下楼和外出。

其他邪教也屡屡践踏青少年人权,凌辱年轻女信徒

噬财如命,荒淫无耻的“华藏宗门”教主吴泽衡利用寒暑假举办“青少年特训班”,公然把魔爪伸向天真、阳光的青少年。“菩提功“邪教主狄玉明采用偷梁换柱的形式,打着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幌子,举办“青少年领袖班”,加紧培训“小弟子”,毒害青少年的灵魂。“血水圣灵”邪教,冒用基督教名义,秘密发展年轻人入会,利用经营西餐厅、开办经济实体等幌子传播邪教,通过压榨信徒不计酬劳、清贫奉献大肆敛财。“日月气功”邪教主温金路在发展组织成员时将邪恶之手伸向青少年,有意拉拢青少年、高学历及社会精英群体加入,曾在“生态园”举办多次“培训班”,集中培训各地青年信徒,鼓动他们传播“日月气功”。温金路还安排青少年信徒应聘各地企业,要求他们多与老板接触,借机拉拢老板加入其组织。邪教“观音法门”利用人们环保意识和养生观念不断增强的特点,炮制出“吃素食拯救地球”的所谓理论,开办“爱家”素食连锁店,其“环保”的幌子和“灵性”、小清新的布置很容易迷惑公众。

山东省即墨市灵山镇的李秋影(化名),年轻的她不幸误入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。在为“神”“作工”的过程中,先后“交通”过11名基督教成员,其中有2人被她拉进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。最后,她被关在一个小院里,过了将近一年的近乎囚徒式的生活,而其间所谓的“作工”居然是以“过灵床”的名义供各级“全能神”骨干成员玩乐。被解救时,她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,父母几乎都认不出她。(凯风网《“她成了全能神的“过灵床”玩物》2017年05月03日)

“被立王”邪教主吴扬明以“蒙神恩召”为名奸淫青年女信徒100余名。“主神教”邪教主刘家国以“通圣灵”为名奸淫青年女信徒27名。

邪教把女性视为工具,肆意使用、践踏、折磨,邪教的罪恶本质暴露无遗。

同样凶残的境外邪教毒害青少年有过之而无不及

从近年来,众多媒体曝光的境外邪教残害青少年信徒的事例,相比国内邪教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美国“性邪教”组织“Nxivm”头目基斯·拉尼尔通过洗脑、勒索等方式,强迫20多名年轻女性成为他的专属“性奴”和廉价劳动力。其中最小的受害者,是一名年近15岁的墨西哥女孩。为了控制成员,基斯·拉尼尔会用烧烫的笔在女信徒的身体被刻上符号,包括拉尼尔姓名首字母缩写“RK”。该烙印位置为女性下腹部处,而且整个过程会被其他成员拍摄下来,做为一种加入组织的仪式。

韩国“安山Y教堂”的头目吴牧师,在“Y教堂”,他就是至高无上的“神”,所有的一切都必须以他的意志为准。该教会强迫信徒们结婚、做苦力,甚至对信徒进行性剥削长达20年,被称之为“人类繁殖场”。吴牧师和他妻子要求年轻人必须按照他俩的意愿配对、结婚、举办集体婚礼,并且在晚上一起发生性关系。即便他们结婚了,也只能在吴牧师的要求下见面、发生性行为,并且结束之后需要记录和上报,确保性行为发生在女性的排卵期,这样能够最大限度保证女性怀孕,源源不断为“Y教堂”输送新鲜血液。

韩国“摄理教”教主郑明析,曾有数百名女性控告他借传教之名对她们进行了强奸和骚扰。据悉,郑明析曾侵害过近千名多个国家的女性。近期,有澳大利亚和中国香港信徒指控,郑明析出狱后,多次猥亵和性侵女信徒。此外,“摄理教”还堂而皇之地在悉尼市繁华地带购置地产建立“教堂”,继续引诱拉拢附近高校学生特别是女性入教。

▲“摄理教”前成员离开时公布的视频证据

澳大利亚“卡迪福之家”头目戴维斯将农场的地下室改造成地牢,里面有电椅、笼子、箱子,以及各种奇怪的工具。他常在网络上发布模特招聘广告,一旦有不谙世事的年轻女性或未成年少女上钩,就会被骗进“卡迪福之家”。戴维斯将骗来的年轻女孩进行洗脑,签“协议”、戴“奴隶”颈圈,再以性工作者的身份出现在色情视频中。

土耳其邪教主阿德南·奥克塔尔,暗示自己是神的使者,是神明行走在人间的代言人,有权力诠释神的教义。为了独占女性,让自己的兽欲得到满足,奥克塔尔鼓励滥交与群交。

为了吸引更多女性进入他的邪教组织,他会选派年轻帅气的男信徒去勾引女性。而被诱惑进邪教组织的女性,会被层层上供,最终,成为奥克塔尔的性奴隶。

巴西一名普通农民若昂·谢特拉·德·法利亚(Joao Teixeirade Faria)声称16岁那年,“所罗门王”进入了他的身体,自己因此拥有了治愈疾病的能力,并自称“上帝的约翰”。法利亚利用给病人看病期间,对年轻女信徒进行性侵。截至2018年,警方收到了600多项针对法利亚性侵的指控。

巴西的巴西利亚,有一名叫因里·克里斯多(Inri Cristo)的66岁男子,自称“耶稣转世”“上帝之子”。在教内,克里斯多的话就是“上帝”的话,听他的就没错,不听就等着下地狱吧。克里斯多坐拥上百名年轻女性追随者,这些人统一穿着天蓝色的衣服,克里斯多给信徒都起了新名字。结果,克里斯多被拘捕多达40余次,并被美国、英国和委内瑞拉等国家驱逐出境。

美国一邪教主托尼·阿拉莫在教会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,为所欲为,他以“下地狱”作为威胁控制他的信众,教会中信众小到衣服选择、工作就业、大到结婚成家,事无巨细都必须经过他的许可。阿拉莫赞扬一夫多妻制的正义性,并妄称同性恋者是撒旦的打手,推崇幼女可以结婚,称:“女孩进入青春期就代表着同意(可以发生性关系),一个虔诚的信徒可以拥有多个妻子。”一些女性受害者年纪轻轻就成为了阿拉莫的“新娘”和“精神上的妻子”。

▲曾经被迫嫁给阿拉莫的两位“新娘”

由此可见,为了将青少年“拉下水”,邪教组织不惜一切手段,穷尽一切办法,可谓“用心良苦”。

青年是国家的未来,民族的希望。青年强则国强。在信息化、数字化时代,青年就是一支最重要的生力军。面对邪教荼毒青少年的图谋,我们必须动员全社会力量,在青少年中营造尊重科学、反对邪教的氛围,加强源头管控,强化宣传力度,鼓励青少年勇当反邪教先锋,才能彻底铲除邪教毒害青少年的土壤。

桂风起
桂风网
双微平台
m.guiwin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