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柳州桂风网首页 > 生活驿站 > 正文

人生的一手好牌 被我打烂了

来源:广东省反邪教网  时间:2022年11月23日 10:13

都说人生的成功不在于抓了一手好牌,而在于把一手烂牌打好。而我恰恰相反,我把自己人生的一手好牌打得一塌糊涂,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仍不能自醒。

我叫张珍珍(化名),今年55岁,江西南昌人。我出生在书香门第,父母都是知书达理的人,但我从小性格不羁。作为国家八十年代培养出来的大学生,我早早离家,来到深圳这所充满机遇和挑战的城市,但我最终却没有选择像同时代的年轻人一样,乘上改革开放的春风,在这片充满奋斗气息的热土拼搏出一个活力四射的美好人生,反而过着丧失斗志、得过且过、狼狈不堪的生活。这一切只因为我在“法轮功”这条邪路上迷失得太久太久了……

富贵“懒中求”,掉入“圆满”坑

我大学毕业就来到广东,先后辗转于广州、顺德、珠海,最后准备在深圳扎根。那时的我年轻有朝气,通过家人的介绍找到了一份收入稳定的好工作,我兴趣广泛,身边不乏追随者,过着被许多同龄人艳羡的生活。彼时的深圳正走在改革开放的最前沿,思想解放,政策开放,高速发展。我羡慕那些因为胆大、敢赌敢拼而赚得人生第一桶金,通过逆袭走向人生的巅峰的人。在公司的一次客户答谢会上,我有机会登上国贸大厦的旋转餐厅,看着眼前觥筹交错的夜宴,俯瞰窗外灯火璀璨的深圳夜景,有一种如临仙境的飘忽感,我迫切地想要出人头地,做人上人,过上要什么有什么的生活!

相比之下,自己的打工生活就显得很苟且,每天工作繁忙,加班加点,辛苦程度不说,还要被制度约束,受老板的气。一千多元的月薪不够我在国贸吃顿饭,更满足不了我要什么有什么的梦想。1996年,在家人介绍下,我接触到了“法轮功”邪教,李洪志吹嘘的“圆满”正是我心之所想:无须辛苦工作,只要练练功、学学“法”就可以祛病健身、超脱生死、要什么有什么、实现大自在!我认为自己找到了实现人生理想的密码,觉得“法轮功”就是实现自我价值的捷径,是一部可登天的梯子。

不肯做“常人”,却啃“常人”老

我把自己的精力转移到学“法”上,按照李洪志的说法潜心“修心性、上层次、得圆满”。工作对我而言已无足轻重,很快我因拒绝加班、消极怠工被开除,当时的我认为这就是李洪志的点化,让我可以心无旁骛地“修炼”。没过多久,我就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,不得不走上啃老的路。母亲和哥哥姐姐知道我的情况后,苦口婆心地劝我趁着年轻踏实工作,沉淀自我,积累阅历。我却嫌弃母亲和哥姐是“常人”,不懂“修炼人”的层次。

1998年父亲因车祸去世,我不得不回乡参加葬礼。我看着父亲的墓碑,竟然没有太多的悲伤,反而唏嘘感慨“常人”还得面对生老病死真是一件可悲的事。由于自己没有固定职业,收入不稳定,生活早已捉襟见肘,而长期好吃懒做的生活又让我无法回到正常社会竞争中。父亲离世后,我惦记上了母亲的退休金。我以照顾母亲为由,住在哥嫂为父母购置的房子内。此后的十多年里,我冠冕堂皇地替母亲“保管”退休金,实际上都用于自己的个人开销,以及为“法轮功”邪教印刷非法宣传资料。母亲生病时,我没有拿出一分钱来替母亲治病,全部医药费由哥哥姐姐负担。2014年母亲去世,哥嫂和姐姐清点母亲遗物,才发现这么多年来我将母亲的所有退休金花了个精光。事实上可以这么说,母亲整整养育了我四十八年!母亲过世后,哥哥按照遗嘱分派遗产,我还不满意,抱怨母亲重男轻女,认为自己处境不如哥哥姐姐,应得到更多。哥哥指着我的鼻子大骂:“家门不幸,张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白眼狼!”

“护法”落法网,胡搅又蛮缠

1999年7月,国家依法取缔“法轮功”邪教,李洪志煽动练习者进京“护法”。我觉得这是一次难得的“长功上层次”机会,能够离“圆满”更进一步,于是积极联系了深圳的“功友”进京去所谓“护法”。看到一些人因为在天安门广场非法静坐、拉横幅受到法律惩处,我于是费尽心思,把自己的文化功底全部用在了另一种“护法”的方式上,我炮制文章,捏造事实诋毁政府,借此煽动练习者的仇恨情绪,为“护法”推波助澜。

我因此触犯法律被依法判处6年有期徒刑。我按照“法轮功”网站上所教唆的办法一边以绝食、喊“口号”、撒泼耍赖等手段来“护法”,一边默默祈求李洪志的“法身”来解救我,结果一切都是徒劳的。

迷途不知返,伤身且伤亲

记得恢复自由的当天,母亲身体已不好了,但她还是坚持迈着蹒跚的步伐赶来接我。老人家满心的期待,在看到我淡漠表情的那一刻,破碎了。我因常年采用辟谷、绝食来达到“清理身体”的目的,身体受损,人变得羸弱不堪,还落下了脑萎缩的病根。耄耋之年的母亲心疼不已,毅然地肩负起照顾我起居生活的责任。母亲想只要她在我身边,我一定会回头的。可对我而言,为“法轮功”邪教放弃的越多,就越不甘心就此放弃。直至母亲临终,我都没能从“法轮功”邪教中走出来。

三姐受母亲生前的托付,特地从老家赶来劝告我,希望我脱离“法轮功”邪教,我在慌乱中失去了理智,非但不领情,还揪着三姐的衣领,抓伤了她的脸,大喊大叫“你怎么不去死,你怎么不去死!”大哥看我冥顽嚣张的样子,发誓要跟我断绝兄妹关系。二姐因我恶习不改十几年都不愿与我联系,弟弟为了躲避我,悄然搬家,十几年来我都不知道他家在何处。母亲走后,我硬生生地断送了兄弟姐妹间的手足之情,他们的子女结婚、生子,为父母扫墓都不叫我。我像个孤家寡人一般活在这个世界上,无依无靠,无牵无挂。

生活虽不易,不可再逃避

希腊神话中,安泰离开了大地母亲,就失去了力量的源泉,就会风干、枯竭,落入山穷水尽的境地。人不能脚踏实地也会有同样惨痛的结局。如果我不练“法轮功”,把投身学“法”的精力用来为美好生活而奋斗,我的人生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存在?也许早已结婚生子,在深圳安家落户;也许仍在商场打拼,有自己的事业;也许已经退休,四处旅行,尽享天伦;也许平淡宁静,每天相夫教子……但无论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,都一定是脚踏实地的。

在渴望得到亲人原谅的日子里,我进入自我救赎的反省之中,我要勇敢面对过去的不堪,更要勇敢放下贪嗔痴的执念。我希望通过我的亲身经历,告诫所有人千万不要走自私贪婪、好逸恶劳的邪路,因为人生经不起我们的辜负。

只有远离邪教,未来才能可期!

桂风起
桂风网
双微平台
m.guiwind.com